映象網訊(記者 王付正)王襲,河南鄭州人。農曆1985年7月22日出生於歷史文化名城—南陽,與武財神趙公明元帥同一天生日。喜歡琴棋書畫詩詞歌賦,尤愛讀史,年少時曾通讀中國二十五史。
  他有著最鮮明的個性,喜歡交朋友,卻不擅長與人打交道。曾任河南省豫商經濟文化交流協會主管投融資業務的副秘書長,卻因得罪上官,拍案拂袖而去。現任河南靖商企業集團總裁,河南省豫商書畫院執行院長,河南省豫商投融資服務聯盟秘書處秘書長。2014年,他發起成立了河南省第一家私人董事會——靖商(國際)私人董事會,被譽為“河南省私董機構第一人”。他曾經立志要做“年輕人的楷模 年長者的驕傲 同齡人中的佼佼者”,也曾有豪言“願以二十年光陰獻與天下豫商”。他被河南資金圈稱為“資本江湖一任俠”。
  2014年3月27日,王襲先生作客映象網訪談直播間,暢談俠義之道與資本江湖的探索與論斷,結合本土企業文化發展狀態,詳細介紹了河南本土第一家專業性最強的私人董事會——靖商(國際)私人董事會的相關事宜。
  暢談任俠之路
  《墨子·經說上》曰:“任,為身之所惡,以成人之所急。”任俠有三個特點:重然諾、講義氣、輕生死。司馬遷的《游俠列傳序》是中國曆史上第一篇正面闡釋俠義精神的文章,它所肯定的俠客必須具備的仁、義、誠信、謙讓等美德,成為後世俠客共同的道德規範和行為準則。
  王襲說:“俠文化,也是中國傳統文化的組成部分。”“以我個人的觀點來看,在漫長的華夏文明傳承過程中,俠文化的發展可以大致分為三個階段:春秋戰國時期的游俠、魏晉時期的仁俠、唐代的任俠”。
  他在講這三個階段的發展歷程時,雙目放光、神情激昂,儼然自己便是自己話中的人物。
  第一個階段,即春秋戰國時期,因為當時的諸侯國相對比較多且對應的國家政權相對獨立(周王室已名存實亡),那時的很多能人義士包括隱士都以游俠的形式出現,多以周游列國為生活方式,在這個過程中,有許多人做了當時的公侯貴族們的食客、也有許多人做了名噪一時的刺客;前者如戰國四大公子門下的動輒數以千記的門客們,後者較為聞名的如聶政荊軻要離專諸高漸離等人。說到荊軻時,王襲笑言道:“荊軻雖然名氣很大,本事卻實在一般,若是讓他經營企業,既無戰略觀瞻又缺乏實戰技能,定是個失敗的經理人。”“不明白太子丹當時怎麼就看上他了,為挖這個CEO,又是千里馬的肝又是美人的手,可恨還有子期將軍的人頭,浪費企業的優質資源且不說,最主要是這個經理人不僅沒有完成公司業績還加速了企業的死亡”。
  聽得出他是在抱怨,但也看到了他以古論今的幽默。
  至於第二個階段,他把這個時期的俠客們稱之為仁俠。他說:“經歷了秦漢這兩個大一統的政權之後,這個時期的游俠們慢慢的開始向‘大俠’轉變,當然在過渡階段不得不提到的就是漢朝那個很有名的大俠郭解,雖然他最後被漢廷統治者無情的絞殺了,但這個人的成長經歷及轉變過程卻給後來的仁俠們做了榜樣”。他講到後來的董卓曹操袁紹魯肅等人,一開始都是為一方豪俠,後來也慢慢的向政治集團轉變或靠攏了;至於兩晉時期的那些如阮籍嵇康等人的隱士賢士俠客,因其或是一開始或是後來漸漸的都有效忠國家心懷黎民百姓的情懷,所以稱他們為“仁俠”。
  在這個時期,隨著封建關係的發展,俠文化開始有了較大程度的轉變,忠義成為俠客精神的核心與主旨。
  講到第三個階段,他開始笑了,說自己最喜歡的也就是這個時期的“任俠”。他說:“唐代國力昌盛幅員遼闊,‘江湖’‘武林’格局在此時已然漸具雛形。這個時期涌現了許多聞名於世的大俠客,如唐初的李靖紅拂女夫婦與他們的結義大哥虯髯客張仲堅組成的‘風塵三俠’組合,當然這也是我認為中國曆史上最無敵的俠客組合;還有盛唐時期的李白高適岑參等人,後世只知道他們是大詩人,其實在當時,他們也算得上是一代任俠與騷客了,呵呵,就連後來那個寫過“僧敲月下門”的詩奴賈島,也曾寫出‘十年磨一劍,霜刃未曾試。今日把示君,誰有不平事’這樣的俠客詩,可見當時任俠之風”。說到俠客詩,王襲說他的名片背後,就印著李白的俠客行詩句。
  他說他最喜歡第三個階段的“任俠”,也是因為這個時期中國的俠客們最富有開拓精神最具有強者性格,且都懷著對理想、自由很深的嚮往,這是最能打動他的地方。“其實這跟我們當代的企業家精神是不謀而合的,前期要有開拓精神強者性格,到了後期一定要有對理想的堅持和對人生自由的追求”。
  說到最後一句話時,他低下頭稍微頓了一下,輕聲說了句:也可能,這隻是我自己的想法......
  這一刻,他憂郁的像個詩人。
  這似乎,也在證明著:在如今的社會,任俠之路,該會是怎樣的一條漫長之路。
  由俠入商的“靖商會”
  2014年,王襲和他的團隊積兩年之力,在原有河南省豫商投融資服務聯盟的資源基礎上,精心打造了一個目前中部地區最大的企業CEO互動交流平臺——靖商(國際)私人董事會,據瞭解,這也是迄今為止河南本土第一家專業性最強的私人董事會機構(以下簡稱“靖商會”)。
  關於成立“靖商會”的初衷,他用了兩句話來概括:“這裡邊有我的文化夢、投資夢、任俠夢;有我對本土企業強勢文化回歸的殷切期待;有我願以二十年光陰與天下豫商共成長的一腔豪情。”“這將是我年青時代待在河南商界要做的最後一件事,可能將來不會很成功但我一定會做好,因為這是將近而立之年的我青春最好的見證”。
  在詳細介紹靖商會的相關內容之前,他首次向我們講起了他與“豫商”的淵源以及“任俠王襲”這個稱謂的來歷......
  “2006年,當時還在大學校園裡的我,從報紙上看到了一篇題為‘杭州十大商幫西湖論劍’的新聞報道,那是我第一次接觸‘商幫’這個概念,也是我第一次聽到‘豫商’這個詞彙,當然後來我才知道也就是那一年,國內才有了豫商商幫這個提法。但當時這些對於一直都有著武俠夢的我來說,是一個不小的吸引,因為這些商幫就像江湖中一個個的門派一樣讓我感到渴望和好奇,而那個時候我基本上已經讀完了中國的二十五史,對新鮮事物的起源與發展有著強烈的求知欲和好奇心,然後我就開始大量的閱讀關於中國各地商幫的書籍報刊。”說到這裡,他開始輕微的仰起頭笑了笑,眼神中充滿了懷念與欣慰。
  “恰巧就在第二年”他接著說道,“因為我大學室友張鵬的關係,我受邀為當時《搏擊黃浦江》系列書籍的作者李國堂先生,撰寫部分在上海的河南籍企業家的人物稿件。當然,那些稿件多數都是李先生執筆我來整理,後來這本書在豫滬兩地獲得了不錯的影響,我也在當年結識了時任河南省豫商文化交流協會秘書長的靳進軍先生。”他似乎陷入了回憶......
  “後來在大學畢業的前夕,我接到靳先生的邀請,到了該協會工作”,他的語速開始加快“再後來我又離開協會,在河南省服裝商會下邊的一個雜誌社工作一段時間後,就創辦了自己的廣告公司,然後在2009年某一個夏天的下午,我在多年前認識的一個亦師亦友的兄長、時任河南宋基投資項目經理的胡文龍先生,驅車來到我當時在東風路的廣告公司的辦公室,呵呵,他用了一個下午的時間給我講投資行業的故事及知識,最後成功的鼓動了我‘出山’。之後經過近一年的學習與實戰,在10年我開辦了自己的第一家投資公司——河南靖商投資咨詢有限公司,也就是現在的靖商企業集團的前身”。
  “到今天,我已經在河南民間資本圈服役了近五年的時間,期間多有年輕人創業的心酸坎坷,不過現在都已化為記憶中的碎片,隨即成為我青年時代最寶貴的財富與情感”。
  “2011年至2012年5月,我兼任已經更名為‘河南省豫商經濟文化交流協會’的副秘書長,管理協會投融資中心的業務。這期間,接受當時《財經時報》的首席記者殷澤老師的採訪,他和我聊了一個上午,關於‘河南資本江湖一任俠’的綽號,也是他最早在豫商雜誌上提出來的”。
  “時至今日,我應該感謝當年那兩個兄長——文龍兄與進軍兄,他們一個把我帶進了資本圈一個把我帶到了河南企業圈,也更應該感謝五年來追隨我支持我的兄弟們,當然我也忘不了那些給過我傷害和冷漠的業界同仁們,是他們教會了我成長”。
  出於感恩和珍惜的心態,出於如何把任俠、資本、文化相完美結合的設計,在經過了2013年整整一年的學習和探索之後,將近而立之年的王總厚積薄發重裝上陣,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精力,聯合本土及上海、美國等專業團隊成立了靖商(國際)私人董事會。
  他向記者反覆地講解了靖商會的三大職能及一個願景。關於三大職能,他做瞭如下的總結:一是延續了歐美傳統的私人董事會發現和解決問題的職能,讓來自非競爭領域的企業決策者們走在一起,大膽剖析自己企業遇到的管理經營上的困惑及問題,和所有人一起尋找並暢談解決辦法。二是結合本土企業特征及企業家性格需求,推出總裁聯誼晚宴,即“靖商大宴”項目。宴會模式是區分了私董會議的私密性之外的全體同行同業跨行跨業的企業決策人與領導者,嘉賓大多來自河南商界知名企業。該項目稱為“三月一小宴,一年一大宴。”即每個季度與一年的劃分。三是靖商會會屬私董基金。在充分調研並結合本土市場特征與行業發展狀況,立足務實,針對當前企業融資困難等問題,靖商會與上海夏鼎資本及美國金融團隊深度合作,聯合成立了一支額度為五千萬元人民幣的私董基金,長期致力於私董會成員企業的投融資實務及戰略服務。
  該私董基金為企業互助基金,具體投放方式以企業短期拆借與中長期股權投資兩種形式為主。
  其中,企業短期拆借這種形式更能體現“任俠王襲”的風格。王襲介紹,設計這種形式的互助方式的意義在未來會有比較頻繁的體現,以河南為例,多數企業很多時候需要融資借款的時間點和周期,都具有很強的臨時性短暫性急迫性,相對於苛刻的金融機構融資條件以及所屬性與不確定性極強的民間資本,這筆現成放在那裡的錢,將會是最適合他們的。“我們為此設計的有詳細的游戲規則和風險措施,這裡邊有‘通路建設’的部分,有風險控制的部分,有‘七人團’決策小組,也有‘靖商私董大會’這樣的表現形式。”
  “當然,這裡邊一定有我所倡導的任俠精神在。”王總接著說道“其實任俠所提倡的重承諾、講義氣的品格,也應該成為自古以來人類社會商業活動的法則,也更應該成為當代企業家之最最珍貴的人格”。
  “俠之大者,為國為民;聚散有道,義利兼能,商之謂也”。
  在談到一個願景的問題,王襲說了一句“其實我是想通過‘我們’的共同努力,來引導本土企業強勢文化的回歸”。
  關於這件事,他引用了一段他之前與一個朋友的一番談話:“歷代以來,華夏多數政權之戰爭,皆為北方統一南方;近代以來,自鄧公變法至今三十餘年,中國之經濟高速發展區域大數又在南方;反觀中原地區,以其不南不北有南有北之地域,幾千年來,為歷代兵家、政權之必爭之地,故而常有‘得中原者得天下’之說,時人糊塗,多以斯言為中聽耳,此何其大謬也!於古於今,中原皆不得勢;於政於商,中原多數淪為強者之間爭奪之籌碼,此何其不幸哉!此地,於弱肉強食之天下何其被鄙視也!有此中庸文化,其商其賈,又如何應對坎坷未來之雲詭變局?中原無主,蓋因文化無主;本土企業文化之羸弱,皆因無強勢之地域文化相哺育!襲雖不才,願破祖宗之法,願效當今商界豪強之道,願以探索當今強勢商幫文化為己任!吾土育吾人,豫地出豫商,吾尚年輕,自當以二十年光陰獻於天下豫商,與本土同道一起再創強勢豫企文化,以此緬懷青春,以此不負近三十年飽讀史書之書生志向”......
  雖千萬人吾往矣
  談話接近尾聲的時候,他慢慢的開始變得沉默,低著頭,似乎是在平復心情,又似乎是不想讓我們看到他慷慨激昂一個年輕人的夢想與堅持時,眼中一閃而過的淚光......
  看著面前這個29歲的年輕男子,看著尚不到而立之年的他那太過於成熟的臉龐,看到他頭上隱隱約約卻又到處可見的白頭髮,想起他先前朗誦李白的俠客行時的激昂、想起他談到現在房地產業時悲聲吟出的詩句:
  “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風雨不動安如山!嗚呼!何時眼前突兀見此屋,吾廬獨破受凍死亦足”!
  也許你不理解他的任俠氣質,也許你不懂他的書生情懷,甚至你會覺得他偏執孤傲,覺得他有點不接地氣,也許......
  生在這樣的時代,我們總是有理由去拋棄自己當初的夢想,同時我們也總是在找著各種各樣的理由去否定甚至扼殺著別人的夢想,卻不知道在這個世界上,夢想,才是最最昂貴的奢侈品。
  “我是一個對物質財富的欲望不是很強的人,所以我註定成為不了這個時代多麼成功多麼偉大的企業家或‘成功人士’,但我一定可以成為這些人當中的一部分人的不可多得的朋友。”
  “如果有一天,我再也無法堅持夢想的時候,我會去浪跡天涯,過我自己想過的生活:一簞食、一瓢飲,我都會甘之若飴”
  “當然,也可能會選擇皈依佛法,我現在擁有的,贍養父母照顧姐弟該是夠用了。除非,有一天,單身至今的我開始相信愛情”。
  “夢想是魔,我預感到他會纏繞著我一生的事業與愛情、家庭與生活”。
  來源:映象網一鍵分享到【網絡編輯:】【打印】【頂部】【關閉】
     (原標題:映象財經專訪:任俠王襲 河南私董會第一人)
創作者介紹

新電視

qr66qrjnb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